政协委员:必须废除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制度


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

原标题: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制度应废除

京华时报讯(记者潘珊菊) 昨天,全国政协委员、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副会长朱征夫建议,应废除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制度。

朱征夫表示,《立法法》规定,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制定法律。《卖淫嫖娼人员收容教育办法》由国务院1993年颁布,按2000年生效的《立法法》 的规定,国务院无权制定法律,只能制定行政法规,因此,该《办法》对卖淫嫖娼人员限制人身自由的规定超越了《立法法》对国务院的立法授权。

该《办法》的上位法、1991年全国人大常委会公布的《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定》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其第四条规定的“对卖淫、嫖娼的,可以由公安机关 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律、道德教育和生产劳动,使之改掉恶习。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具体办法由国务院规定”也与《立法法》的规定相冲突。

两年前劳教制度的废除获得了全社会的高度认同,当初极少数反对废除劳教制度的人曾经预言劳教制度的废除会严重恶化社会治安状况,两年来的实践证明这一预言已 经不攻自破。收容教育制度与劳教制度有相似之处,它们都是由行政权而不是司法权来长时间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都是使用行政程序而不是司法程序。

朱征夫说,收容教育制度在某些案件中成为滥用行政权力对公民进行打击陷害的工具,从而对不特定人的人身安全构成威胁,必须给予废除。


为什么不能以共产主义洗脑?

为什么当下有那么多人宁愿被宗教洗脑,而不愿被共产主义洗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的人对宗教信仰笃信不疑,而对共产主义置疑甚至排斥?


为什么朝鲜不能拥有核武器?

对于朝鲜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人们可以给予理解,但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它们的行为必须被遏止。


工作与生活中,好哥们不能装

如果你觉得在人多的场合,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的情绪,这还情有可原,但如果就三五个人的时候,你还“装”,那纯粹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虚拟性爱能提高幸福感吗?

通过文字、视频、音频的方式来进行互动的性活动,能够极大地提升自慰的快乐程度,以及更大程度的心理满足。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