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老年餐桌调查:运营企业亏本盼政府资助


目前老年餐桌上通用的是养老助残券。今后将推广养老助残券变卡,即用即刷,解决一些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
目前老年餐桌上通用的是养老助残券。今后将推广养老助残券变卡,即用即刷,解决一些企业的资金周转压力。

7月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劳动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发布了社会保障蓝皮书——《中国社会保障发展报告(2013)》,其中对北京海淀、朝阳、东城、西城10个社区养老服务问题的实证研究指出,社区养老存在基础设施不完善、服务项目供给不足等问题,造成社区养老并未发挥其应有的社会作用。

社区居家养老是老人们最主要的养老方式,“吃饭难”又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然而,记者昨日对一些社区的老年餐桌探访发现,尽管老人普遍对老年餐桌“点赞”,但老年餐桌面临着进驻社区场地紧缺,运营成本高、企业难盈利等问题。

探访 1

白领沾光老年餐桌

海淀区定慧东里社区小广场的一处空地上,刚刚建好的50多平米简易房,成为老年餐桌的专用房。售卖窗口里供应着8个菜品,有清蒸鱼块、排骨等,一荤两素一汤15元、两荤两素一汤18元。

昨日中午近12时,大约有上百人来用餐。67岁的李春丽老人住在17号楼,她每天中午都和老伴到餐厅来吃,有时还带着小孙子。“味道清淡,适合我们的口味,还能省去做饭的时间”。

在这上百位食客中,除了四五十名老人之外,还有社区里的其他居民和附近写字楼的白领。在新洲大厦上班的一位白领说,这里的价格合适,味道不错。

负责该老年餐桌运营的北京金盘龙餐饮公司副总计意宗说,他们属于湘鄂情旗下公司,老年餐桌的饭菜是由附近的湘鄂情厨师做好,然后送到这里,低价就能吃到饭店的品质,因此这里的老年餐桌算是比较“火”。

计意宗说,他们的饭菜对老人和其他人是一个价,也欢迎周围的人来吃,量上去了,也可以以此补贴老年餐。

探访 2

提前订餐到点来取

西城区广外街道的青年湖、红莲北里的社区老年餐,与其他老年餐桌有些不同,老人们如果用餐,需要提前给社区服务站打电话预订。

提供该技术服务的北京东方博思信息技术公司介绍,他们与街道合作设立了一个养老服务运营平台。广外街道给老年餐桌建了一个厨房操作间,每天家政公司会根据此前的订单,按量做好老年餐。中午11时到11时30分,社区服务站的工作人员会集中到操作间取餐,然后带回服务站,分发给等候在这里的老人,有的带回家吃,有的则在服务站吃。

据了解,每天平均有500人预订老年餐。记者注意到,预订的老年餐分A、B两种,一个偏清淡些,一个口味重一些,15元一份,一荤两素一汤。昨天供应的是红烧鸡块、蒜蓉豆角、白菜豆腐,或红烧鱼、炒圆白菜、土豆烧茄子,主食都是米饭、发糕、绿豆粥。

探访 3

酒店老年餐上座率低

位于朝阳慧忠里社区的富春江酒店,为老人设立了老年餐桌。餐厅张贴的老年餐桌菜单显示,星期四供应水饺、白米粥、小咸菜;星期五供应香菇菜心、清蒸鱼片、鸡蛋汤等等。

昨天中午,在餐厅一层,只有几位老人正在用餐。工作人员介绍,这里的老年餐桌曾经有15位左右老人用餐,现在一般有七八位,“总体人数不多”。

餐厅的户经理介绍,老人可使用老年券支付每月的饭费,不来吃饭可打电话提前告知,“社会上其他人享受不了此项福利”。

不过,慧忠里社区奥辰香园餐厅的老年餐并不只针对老人。昨日中午,零零星星只有四五位老人吃老年餐。餐厅领班说,来这吃饭的都可以点老年餐,其实也算是一种简单快捷的工作餐。老年人收15元,其他人收20元。

■ 问题

开老年饭桌缺场地

根据探访情况,目前,老年餐的价格多在10多元,大多数老年人对老年餐桌提供的菜品质量及价格都反映不错。然而,仍有很多社区并未开设老年餐桌,老人们只能到隔壁社区“蹭吃”。

据了解,场地是阻碍很多社区开设老年餐桌的难题。

定慧东里的老年餐桌此前设在社区活动中心阅读室,地方不大,用完餐留下一些气味也不太好闻。

社区居委会主任闫红说,在征求居民意见后,八里庄街道办拨款,专门在小广场建了目前的老年餐桌,场地免费提供给餐饮企业使用。

与该社区合作的金盘龙餐饮公司副总计意宗说,此前不少社区都有合办老年餐桌的想法,但始终协调不下来一个合适的场地,最后不得不放弃。

与广外街道合作的北京东方博思信息技术公司,也面临这个问题,广外有29个社区3.6万名老人,街道计划找出一些空闲地点开设29个服务站,现在仅设立了3个服务站,预计今年7月底8月初全部建成。

企业亏本居民怕断顿

“刚开始办的半年里,老人来吃的少,天天赔,”金盘龙餐饮副总计意宗说。办老年餐桌,需要企业购买诸如冰箱、微波炉、烤箱、水浴槽等设备,更大的还有人工成本,单做一个老年餐桌肯定是亏本赔钱的。在社区的帮助下,金盘龙为居民供应早餐,同时还开发一些半成品菜。

“这样下来,目前我们在这个社区的运营做到了基本持平,算是做得好的”,计意宗说,但他们在其他4个社区开办的另外4个老年餐桌,现在依然亏本。他希望政府部门能提供一些资金资助。

与广外街道合作的东方博思公司也表示经营状况只是基本持平,如果单经营老年餐桌,则是亏本,必须要有其他商业运营。该公司希望以街道为单位,由街道出面组织,建立集中厨房,向社区服务站供餐。

企业的运营情况也让居民担心老年餐桌会“断顿”,定慧东里社区的李春丽老人表示,现在物价贵,10多元的老年餐很合适,就怕哪天终止了。红莲北里社区的一位老人也觉得,找一家合适的供餐企业不容易,应该坚持下去。

■ 回应

“券”变“卡”减轻企业负担

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介绍,北京目前有4000余家老年餐桌。对于企业盈利的问题,李红兵认为,餐饮企业在市场行为下运营,肯定有亏有赚,而且大部分餐饮企业在做老年餐桌时,还有其他的经营项目。

李红兵说,政府仍会继续以鼓励和奖励的方式进行引导。如果餐饮企业只经营老年餐桌,为老年公益服务,政府会对这一群体进行奖励和鼓励。

不过李红兵也透露,此前实行的养老助残券确实给不少做老年餐桌的企业带来负担。根据此前的政策,老年人拿着政府发放的100元养老助残券用餐,但是企业拿这些券兑换钱需要90天时间,“确实造成了一些经营者资金运转压力。”目前改革的一个方向是,启动养老助残券变卡改革,老年人拿卡即用即刷,可以有效解决经营者面对的难题。

新京报记者 廖爱玲 林野 实习生 李丹

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原标题:老年餐桌:老人“点赞” 企业“喊亏”)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