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石化董事长:西方国家并未将民主制度做到顶峰


2014年,按照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深化改革路线图,多项改革已经启动。不过,当仔细观察这些已经启动的改革时,我们会发现,无论是不动产统一登记还是公务员、事业单位的养老改革,均是社会管理、社会保障的方式、方法的改革,这些改革,牵涉面广,启动需要足够的勇气。但是,在2015年开始启动的土地管理制度改革、国有企业改革等领域,却是面临利益结构重新划分、原有体制机制矛盾甚多的棘手问题。所以,相比于去年启动的改革,2015年的改革不仅需要改革的勇气,更需要改革的智慧。

敢于改革只是迈出了深化改革的第一步,而在此过程中,善于改革将关系到全面深化改革的最终效果。还是那句话,从2015年开始,考验中国改革的,将是智慧。

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董事长傅成玉被认为是能源化工行业中的“改革派”,在全国经济下滑的2014年,傅成玉带领中石化进行多项改革,并开创了央企子公司混合所有制先河。

在2015年两会上,傅成玉是经济组的热点人物之一。

《中国经营报》:你是政协经济组的委员,从去年到今年,你的发言一直充满了正能量,你怎样看待目前的政协所发挥的作用?

傅成玉:因为政协是全国爱国统一战线的组织,是多党合作的重要机构,从民主协商中,要不断创造协商形式。中国近年的巨大进步是理念上和治党治国的巨大进步。这届新的党中央,上任两年多,我们国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最重要的是,我认为不是在某一个领域做了哪些事情,而是我们在中华民族中国梦的问题上是有全面部署的。通过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国来体现中国特色主义的民主政治。

《中国经营报》:去年两会,你有关民主的言论,通过我们《中国经营报》的微博进行了发布,引起了读者的强烈反响,我们一直想追问你,这一观点的背后原因是什么?

傅成玉:去年我在会上说了几句,我们应该有信心,我们能够建成未来最好的民主形式。你报道出去,遭遇了一大批“板砖”,今天我还想说,今天的不如意,不代表我们明天做不好,今天存在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改的方向。

西方发达国家,没有穷尽人类社会民主制度,他们没有把民主制度做到人类的顶峰,所以都需要探讨。我觉得西方有西方的长处,但是他们也有弱点,首先民主选举并不是代表多数人的意见。你想想,西方民主选举里面,70%投票率就高了,投票人50%通过就可以,这样算来整体同意人数不到40%。

此外,候选人在选举的过程中,到处许诺,看哪个团体很大,就给哪个团体许诺,上了台以后,就没有民主了,就是两党斗争,我们中国社会不需要这种东西。

《中国经营报》:在政协组的讨论中,有时会遇到委员对答复不满意的状况,你去年的提案得到怎样的答复?

傅成玉:今年,我们围绕九项问题,加强民主监督,也可以在其他方面,扩大民主监督。但是并不是说,你说了人家就改,重在民主参与,而不是政府一定按照你的办。

我也写了很多提案,不管是发改委还是财政部,最后得到了答复,还问我满意不满意,我有的不满意。

从全国的角度看,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民主表达形式。

我觉得,作为委员,我们的责任很重要,对社会的重大问题给予足够关注,对于那些在我们自己领域能够解决好的,我们要全力解决,然后,我们参与到地方各级政府,该提建议还是要提建议。委员要多和身边老百姓接触。

《中国经营报》:你认为什么样的监督,尤其是对国有企业的监督形式是最好的?

傅成玉:央企的问题,根本来说,还是改革不彻底,不继续改革,国有资产流失会更大。

为什么我们这些年监督力量越来越强,但是效果不彰显,因为监督是外因,是外部力量,但是企业本身改革不往前走,机制体制没有市场化。就是说过去几年,市场化是倒退的。

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作用,这不仅仅是资源配置问题,更重要的是行政化色彩要越来越往后退,市场化、然后公众能监督,你看上市公司一般都比较好,就是因为有市场化的监督,比行政化的监督还好。

“变”是永远的不变。企业发展的法则在于常怀“生于忧患”的警醒意识。现在,大家都觉得日子好过。但今天好,不代表明天好。今天的好是以往持续改革的结果,不改革,现阶段的“好”几年以后可能就没有了,这才是最大的国资流失,且找不到责任人。另外,从效果上看,这个时候进行改革,对企业、国家都是成本最小的,我们也有能力支付,如果到了山穷水尽的时候再改,付出的代价和社会成本都太高。

国企改革可以说现在已经到了深水区,就是容易改的以往都改了,剩下的则是最难啃的硬骨头,这和我国整体改革进程一样。国有企业有实力,但缺活力,背后原因则是僵化的制度和行政化色彩。因此,改革的核心就是去行政化、市场化。改革就是没有终点的旅程。十八大以后,中国改革步伐加快,也为我们的改革提供了很好的时机,这可能就是我们敢啃“硬骨头”的天时,我们一定不能辜负它。


谜一样的群体,谜一样的弱势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张建国在发言时说……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了“伤心之处”,指出一个残酷的现实——“银行是弱势群体”。在场的有总理,有央行行长,哄堂大笑。大家为什么笑呢?


两会上打过交道的那些高官

我有时是个认真的人,别人承诺过我的事情或者我承诺过别人的事情,一般会当真。所以,苏荣说的“再找时间”至今没有兑现,我耿耿于怀,并一直抱着希望,直到他落马才死心。


“三”与“四”

就在三天之前,也即两会开幕当天,施芝鸿即通过上海滩新锐媒体澎湃新闻放话,“在采访中,施芝鸿更多次强调,对于来自国外媒体的所谓‘告别‘三个代表’、迎来‘四个全面’’的挑拨性言论,务必保持警惕。”


你该不该辞职去北漂?

很多人不是不想追求,而是承受不了追求付出的代价,这或许就是大多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有勇气选择是奢侈的,如同你在汹涌人潮中独树风骚。是啊,辞职多风骚,我只想做我想做的事。可是风骚也需要真功夫。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