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夜访成都宽窄巷逛书店付费买书


4月25日晚,李克强总理一行来到宽窄巷子,来到见山书局和散花书屋,购买了书和明信片。

“真的没想到总理会来我们书店!”成都宽窄巷子见山书局的谢店长向记者讲述了4月25日晚李克强总理到书局买书的详细情况。4月25日晚8点过,李克强总理一行来到宽窄巷子,来到见山书局和散花书屋,购买了一本关于老成都的书和关于宽窄巷子的明信片。

4月25日,李克强夜访宽窄巷逛书店,自费买了书与明信片。4月25日,李克强夜访宽窄巷逛书店,自费买了书与明信片。
李克强与宽窄巷的游客打招呼。李克强与宽窄巷的游客打招呼。

亲历现场店员回忆:

总理付费买书 支持实体书店

谢店长说,总理走进见山书局时,她正在店里工作,“当时大概是晚8点过,我刚写好一个小黑板,正要摆出来。突然就看见了总理以及一行人走进来。因为昨晚天气不太好,店里只有一两个顾客。我一眼就认出是李克强总理,当时脑子有点像做梦。”据谢店长回忆,“总理进来后,第一句话就问我们,作为一家实体书店的运营 情况。然后他还跟我们聊老成都的典故。他问我知不知道‘五袍’,我说我不太知道。他就讲解了一些。我们听了都很佩服,总理对成都文化了解很深。总之,总理 给我的感觉就是,亲切和蔼,温和亲民。”

谢店长还透露,“我们店员给总理推荐了一些关于成都的书,他自己也进行了挑选,最后他选了一本流沙河先生写的《老成都——芙蓉秋梦》和两套关于成都文化的明信片(《宽巷子古巷风韵》、《宽巷子建筑风情》)。总理坚持付费购买,要支持我们实体书店。”谢 店长说,“昨晚下班以后,心情还是久久难以平静。很多朋友得知后,都来问我详细情况,大家纷纷说我很幸运。

李克强买的明信片。李克强买的明信片。
李克强在书店内。李克强在书店内。

书店创始人:

感受到总理对实体书店的关切 感到振奋

25 日晚总理夜访书店时,见山书局和散花书屋的创始人、经营人廖芸并不在店中,“员工给我详细描述了当时的情况,还给我发了照片和视频。”据廖芸转述,在逛完 见山书局之后,李克强总理在逛窄巷子的时候,又在她开的另外一家书店散花书屋前驻足,“员工跟我说,总理看见书架上放着介绍成都文化和宽窄巷子的图书,翻 看了《新宽窄,老巷子》、《窄门》、《家住宽巷子》几本书。看到了书架上,放着的有关石涛和弘一法师的书,总理还问员工,是否知道石涛和弘一法师。我们员 工回答了他的问题。”作为两家书店的创始人和经营者,廖芸说,“虽然我不在现场,但是得知现场情况后,我也是非常激动。尤其是我能从大家的转述中,感受到 总理对实体书店的关注和关切,让我感到很振奋。”

总理买的啥书?

流沙河写的“老成都”

李克强买的《老成都》一书。

《老 成都——芙蓉秋梦》是流沙河先生2003年写的关于他所“亲身经历的自己的老成都”的一本书。该书于2014年由重庆大学出版社再版。全书分为“第一 章 悲欢离合了无痕”、“第二章 城险邦危话苦辛”等共八章。流沙河先生以文化角度说老成都,笔墨富于学人色彩,取材既重特色也作全景记录。成都人的抗战 艰辛,民国学子的求学情景,地方名人,老庭院、老城墙、千年宗庙,在流沙河的生花妙笔中,蓉城的点点滴滴,令人入迷。年少时,流沙河曾亲证成都遭遇军阀战 火,日寇炮弹;随学堂垒石头筑机场,亲历抗日胜利后全城狂欢。那些他熟悉的街巷庭院、各式店铺行当,与他几十年熟读熟知的老城历史典故完美交融,织起了一 个精彩独特的成都老城。

小知识:

什么是“五袍”?

即《青袍记》(又名《五福堂》,写梁灏82岁中状元事)、《黄袍记》(又名《佛儿卷》写释迦牟尼成佛事)、《白袍记》(写薛仁贵事)、《红袍记》(即《白兔记》)、《绿袍记》(即《绿袍相》、《拷春桃》)。为川剧高腔系统的传统剧目。

总理逛过的小书店名字

源自成都散花楼

李克强逛的书店“见山书局”。李克强逛的书店“见山书局”。

见山书局位于成都宽巷子22号,店内面积约近50个平方。店里的书品种丰富,但可以看出以旅游、生活为特色。据记者现场观察,前来买书的游人络绎不绝,店内生意很是不错。

散 花书屋位于窄巷子19号附2号。小小的书屋,精致简朴。虽然面积很小,目测只有几个平方,但是店内满腾腾的全是书。由于位置较好,散花书屋在窄巷子十分醒 目,不少外地游客来此,总会驻足一番。书店内图书多以成都本土文化、旅游类为主题特色,尤其是老成都民俗题材的书较为显眼。

但在书店内墙上,也有不少文学、历史类的最新书籍。据廖芸向记者介绍,“散花书屋”几个字,是由成都著名学者、诗人流沙河以成都散花楼取名并题字,著名作家马识途题写对联:文星乱坠,书屋恒香。书屋于2008年6月开业,与宽窄巷子开街同时。”

廖 芸向记者透露,她从事图书批发零售业,已经有16年了。除了经营书店,她还直接参与到一些关于老成都文化的图书策划和出版当中去,比如《新宽窄 老巷 子》、《家住宽巷子》这两本书就是她参与了策划出版。这在实体书店店主中,是很少见的。由于网购平台的冲击,让不少实体书店的经营感到压力。经营散花书屋 和见山书局,让她“感觉还行。因为我们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主打本土文化和旅游。开业以后,很多游客喜欢我们书店,而喜欢我们卖的书。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 做得很开心。”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 供图 见山书局店员


不能打也不能被打如何出高徒

如果范集初中和宝鸡的事件发生的越来越多,总有一天,忍无可忍的老师们也会放下手中的教鞭和粉笔,举起横幅,走上街头。但是,非要等到那一步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吗?


消费者为毁未来牛仔裤买单?

《你吃的每一条鱼都可能沾着另一个人的血和泪》刚刚得奖,就有《你穿的每一条牛仔裤都在毁灭我们的未来》出现。也有声音质疑后者有“标题党”跟风的嫌疑。两文都是在关注行业背后的问题,是什么原因让让它们受到区别对待?


选择就是放弃,自由就是枷锁

“侠”一定是自由的,因为他没有固定的社会身份,做事情也没有时间约束。心到人到,想杀一人,或想救一人,一切皆随心性。这样的“侠”虽然很快意,但不会长久。因为太自由了之后,容易无法无天,对企业来说,就容易滋生“原罪”。


基层缺人,但也不能耽误人

这些年,我们区法制办调出调进,“动”了许多人。作为法制办主任,我的原则很简单,只要是对同事们的发展有利,我就同意。因为人才不只是单位的,更是国家的。如果我浪费人才,除了对人才本身不尊重之外,对单位、对国家也都是损失!

+ There are no comments

Add yours